股 权 确 权
“干股”股东是否具有股东资格?是否具有完全的股东权利与义务?【干股股东确权】

公司出于对奖励、激励等原因赠与的干股,获赠人是否就可以当然成为公司股东,是否拥有与出资股东相同的权利义务?


案情描述:


2002年陈某、贺某、沈某三人签订合伙协议,购买了某市政府所属的第二招待所(下称“二招”)。原告刘某作为陈、贺、沈三人的朋友,为购买成功做出了贡献,故陈、贺、沈三人决定给原告20万元的“干股”,并共同签订了如下“补充协议”:1、陈某、贺某、沈某承诺给予刘某20万元“干股”作为分红,但是刘某不能提取“干股”现金。2、公司成立后,依《公司法》规定成立董事会,刘某应视自己经济情况适当投资后,担任监事会成员并兼总经理助理(享受副总经理待遇)。3、公司存续期间,公司财产刘某按“干股”的股份比例享有。4、刘某有权决定支取记入个人账户的分红。5、刘某的“干股”不参与公司的亏损分担,不承担公司的债权、债务,始终保持20万元不变,并且直系亲属享有继承权。6、刘某在自然生命存续期间,非因个人严重损害公司利益行为,董事会不得解除其现任职务,否则,公司应付刘某20万元现金。

上述4人进驻“二招”后召开了第一次“股东会”,决定择日成立“二招宾馆有限公司”(下称“公司”)但是,在“公司”成立之前,原告刘某自行离开了“二招”、既不参加“二招”的经营管理,也没有向“二招”投资一分钱。之后,由于2002年底前沈某也退出合伙,因此、直到2003年5月8日,才由陈某、贫某二人出资50万元,注册成立“二招宾馆有限责任公司”。 2006年4月,刘某见“公司”发展很好,便先以陈某、贺某为被告,向某市某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该“补充协议”有效。法院判决支持了刘某这一诉求。

2006年8月,刘某又以上述判决和“补充协议”为根据,以“公司”为被告、陈某与贺某为第三人,再次起诉要求法院判决:1、确认原告在被告“公司”享有20万元股权。 2、确认原告在“公司”的股东资格,并要求被告予以工商登记。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1、补充协议,虽然已被法院确认有效,但是它仅仅在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有效;“补充协议”的内容与被告“公司”。之间有没有关联性,“补充协议”签订于“公司”成立之前,所以,该协议与“公司”无关,因此原告不能仅凭该“补充协议”就当然地取得“公司”的股东身份。2、从“补充协议”第五条约定的内容看,刘某也不应当是《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东。第三人虽然承诺给原告20万元“干股”,但不是把第三人在“公司”享有的股份转让或赠予20万元给原告。所以原告不是“公司”的股东。

 

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股东资格,又称股东地位,是投资人取得和行使股东权利、承担股东义务的基础。股东资格的取得包括原始取得和继受取得两种方式。原始取得是以股东直接向公司出资为基础,而继受取得则包括了股份赠与、继承等多种方式。本案中,原告据以要求确认其为被告公司股东的主要依据是“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的效力,已经由民事判决所确认,协议中两名第三人确有赠与原告20万元“干股”的意思表示,但此时被告“公司”尚未成立,因此“补充协议”中约定的干股尚不能视为被告“公司”的“干股”2003年5月8日,两名第三人陈某、贺某出资设立了被告“公司”,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的股东并无原告,原告也没有签署公司章程,因此原告不能原始取得被告“公司”的股东资格。

另外,股东资格取得的实质要件之一是享受股东权利承担股东义务,而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补充协议”第五条约定:“刘某干股不参与公司的亏损分担,不承担公司的债权、债务责任,始终保持20万元股金,并且直系亲属享有继承权。”该“干股”不符合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份的法律特征。在被告公司成立后,其股东即第三人陈某、贺某没有向原告转让或赔与其在“公司”享有的股份,原告也没有通过继受的方式取得股份,因此,虽然“补充协议”是合法有效的,但原告根据该“补充协议”并不能够必然取得被告“公司”的股东资格。

综上所述,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根据《民事诉讼法》《公司法》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刘某对被告“二招宾馆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专家解析:


干股股东是指具备股东的形式特征并且实际享有股东权利,但未实际出资的股东。干股股东往往是因其所具有的特殊地位、名誉、特殊影响或其他原因而在未出资(由其他股东代为缴纳或公司及其他股东的赠与等)的情况下,成为公司的股东,干股股东一般除了不承担实际出资义务外,享有股东的一切权利和义务。干股股东在公司正常营运时相安无事,却常常因公司或其他股东对外产生债务或纠纷需要其承担法律责任时产生对其股东身份的争议。

如:乙、丙二人系某高校知名教授,甲向二人承诺帮其出资,三人成立有限责任公司,乙、丙各持有公司5%的股份,三方在公司章程上签字,甲虚假出资注册成立公司后,以公司名义向银行借款逃逸,当银行要求公司承担虚假出资责任和还款责任时,乙、丙二人以自己上当受骗、未实际出资不是公司实际股东为由拒绝承担法律责任,并向法院提起股东身份确认之诉。乙、丙二人的股东身份依据公司章程是不容置疑的,根据股东权利义务一致的原则无论干股股东是否实际出资,都应当认定其具有股东资格,对外承担股东责任。如其名下出资为其他股东实际缴纳,则干股股东与实际出资股东之间的关系以赠与关系处理,如其名下出资并未实际缴纳,则干股股东应当补缴出资。

智库律师认为甲系虚假出资设立公司,而且公司还承担了银行的巨额债务,所以,乙、丙二人作为公司股东除了应负补足出资义务外,还应当按各自份额承担公司债务。

在处理干股股权及相应的干股股东资格时,原则上应尊重并承认干股持有者的股东资格,同时应尽可能维护赠予干股股权时的初始协议。就干股股权赠与入或受赠人的内部关系而言,可凭双方之间的口头或书面协议来处理所发生的争执,但就对外关系而言,若是发生干股股东应尽的法律义务时,赠与方以及干股股东皆需连带的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干股股东显然不能以受赠为由主张当然免除其对干股股权应尽的法律责任。毕竟对外而言,干股股东是注册股东,其不能以他人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主张免除身为股东应履行的责任。当然,承担责任的干股股东有权依法依约进行追偿。


服务热线
010-58536762